為什么越聰明的人,越喜歡“有限選擇”?

作者 | 墨多先生

來源 | 墨多先生(ID:mrmoduo)

“A bird in the hand is worth two in the bush”,兩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。

我發現凡是身邊的那些聰明人,都特別善于以小博大,將有限的資源發揮出無限的潛能。 

好比前幾天,我和一個創業的朋友聊到如何提高工作效率,他總結了一條自己近年來的時間管理方法: 

“我限制自己每天只工作4個小時。”

說完后他看我有些詫異,于是補充道: 

“其實我做的事情并沒有減少。只不過,我覺得一個人太忙,會沒有時間思考。所以我會通過給自己時間的限制,強迫自己去做最重要的事,并分清每件工作的價值。” 

是的。回想現實當中,絕大多數人不喜歡邊界和限制。

我們通常認為,擁有越多的資源,成功的概率也就越高。尤其在追逐人脈和關系的今天,想成大事,你就必須有大資源。 

然而,真實的情況卻恰恰相反,「有限的資源」往往才具備更大的價值。 

正如達芬奇所說,“限制產生力量,而自由導向死亡。” 

所以,今天不妨我們一起聊聊:如何利用有限資源,發揮自己的無限潛能?

01

  為什么“無限的資源”,

  往往會導致意志力的匱乏?

人最痛苦的,不是你沒得選擇,而是你有太多選擇。

有本暢銷書叫《眨眼之間》,其中闡述了一個重要觀點:意志力是一種有限的資源,越多的選擇,往往意味著更多的浪費。

尤其在信息爆炸的今天,我們可選擇的東西太多了,而選擇的過程往往只會帶來迷惑、猶豫、懷疑和退縮。 

就拿我自己來說。近幾年我養成了一個讀書的習慣,雖然家里屯了好幾摞書,但一年算下來,真正的收獲卻仍舊很少。這是為什么呢? 

道理很簡單。因為市面上的書實在是太多了,如果每一本我都細細地咀嚼完,怕是好幾輩子都不夠用。 

更何況,我們每天都會接觸手機里各式各樣的文章,在信息極度冗余的情況下,我大量的時間都被花在了如何甄選內容。

換句話說,我將80%的注意力都浪費在了選擇上。

之前我看到一句話,叫做“人生很貴,不要浪費”。后來我覺得這句話有點片面,于是把它改成了“人生很貴,別怕浪費”。 

當然,這里的浪費指的不是生命,而是「過多的資源」。 

之所以這么說,是因為據我觀察,很多人潛意識地喜歡盲目追求更多的資源,而往往誤解了資源的真正本質。

到底什么是資源?在我看來,只有那些能被你轉化為結果的東西才叫資源。

人脈是資源嗎?不,只有那些能與你平等交換利益的人才是資源;

時間是資源嗎?不,只有當它能為你創造出更高溢價時才是資源; 

金錢是資源嗎?不,只有那些能為你產生價值的投入才是資源。 

因此,很多人總是在極力地尋找資源,可這未必是件好事。 

心理學上有個詞叫“跑步機效應”,意思是說,一味追逐資源的人有時候就像在跑步機上跑步,上面顯示你跑了一百公里,但停下來其實還在原地。 

反之,我特別不喜歡有些人動不動就說自己有XX資源,或者XX資源有多牛… 

事實上,我們大多數人所“擁有”的資源都是偽資源。資源的意義不在于大小多少,而是你能否真正將其轉化為可利用的價值。 

就像讀書的例子一樣,很多資源擺在那里無法利用,其本質無異于垃圾。 

而真正有效的資源,有時候并不需要你過度開發,因為它是你用自我價值吸引來的。

02

  為何資源越少,

  越會關注核心能力?

據我觀察,越是聰明的人,越懂得“克制”。 

所謂的克制,就是明明有條件去做,卻仍然強制自己不去做。 

比如喬布斯生前,總是穿著代表性的黑色高領衫,配上固定的牛仔褲和球鞋;又如扎克伯格的衣柜里永遠是一排同款的灰色T恤。 

為什么很多擁有巨額財富的人,卻“不舍得”在自己的裝扮上下功夫呢? 

因為他們更希望在有限的意志力資源里,盡量節省自己的決策成本。 

就像奧巴馬在一次采訪中談到: 

“你們會看到我只穿灰色或藍色的西裝,那是因為我刻意把選擇變少。我不想再吃什么或穿什么這些瑣事上做決定,因為我需要做太多其它的決定。”

在我看來,對于一個沒錢、沒資源的人來說,有時候資源匱乏也是一件好事。因為選擇太多容易分散精力,甚至等于沒有選擇。 

相反,一個選擇越少的人,有時候越容易孤注一擲,在繁雜的競爭中撕開一條裂縫,從而殺出一片天地。 

換句話說,相比依賴資源上的勤奮,有時候「專注」更容易取得成就。 

好比我身邊不乏許多毫無背景的草根創業者,有時候他們做事情時的決策很簡單,就是從自我優勢上出發,專注把一件事情死磕到底。 

這些人身上有種“阿甘精神”,就是勇于將最微小的細節落地。一來當然是因為身邊沒有什么誘惑;二來是他們的資源有限,容不得有多余的選擇。 

反之,我發現身邊還有一些人特別容易“唯資源論”,比如: 

當他遇到一個項目難題時,首先會向公司索要資源; 

當他要為某件事情負責時,首先想要更高的頭銜; 

甚至,當他要尋找幸福的婚姻時,首先想到的是有沒有更大的房子。 

這種對資源的盲目索取,其實是一種對目標失焦的表現,這種人將成敗寄希望于外部條件,而忽略了對自我核心能力的關注。 

換個角度說,在經濟學上有個詞叫“洼地效應”,意思是說,任何人都可以通過自己的比較優勢,從而創造出理想的競爭優勢。

好比全球市場上有個原本資源匱乏的國度,但它所擁有的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的數量僅次于美國和中國。 

這個國家的名字,叫做以色列。 

一提到以色列,也許有人就會聯想到石油。可事實上,以色列石油資源相當匱乏,除了近些年地中海發現的天然氣,其它地區,超過一半是不毛之地的大沙漠。 

有人說,全球僅占不到0.2%的猶太人,控制了美國70%的社會財富。 

為什么在資源如此匱乏的情況下,以色列(或者說猶太人)卻創造出了如此巨大的財富呢? 

因為猶太人有一種共識:他們知道自己資源薄弱,所以更加關注自律和勞動,他們善于經商,因為信仰靠雙手能夠致富。 

回過頭來看,很多人認為一件事情的成敗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資源的多寡。其實未必。 

我個人認為,沒有限制的資源,往往會導致效率的低下。 

好比你手機上裝了滿屏的娛樂APP(諸如抖音、快手),每當有時間,你就會不自覺地點開它們,于是時間轉瞬即逝,一天下來毫無收獲。 

如果你正為此疑惑,最好的方式只有一個,就是砍斷資源,狠狠地卸載它們。 

正如思想家畢達哥拉斯所說,“不能制約自己的人,不能稱為自由的人。”

03

  創造「局限」,

  是實現效率的必要前提!

有效利用資源的最好方法之一,就是主動創造“局限”。 

心理學中還有個詞叫“稟賦效應”,就是我們會對已經擁有的東西估值過高。 

尤其對于一個資源匱乏的人而言,相對長遠的獲得,當下微小的損失往往給他造成的痛苦更大。 

就拿人脈這件事來說,很多人喜歡鉆營各種關系,試圖通過認識更多的人,從而讓自己的資源顯得足夠豐厚。

可聰明的人或許早就意識到了,哪怕你真的認識了更多的人,真正對你有影響、并且能產生直接價值的也就那么幾個。 

反之,如果你正在追逐不停地獲取人脈時,你必然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精力。而當這些精力分攤到不同的人身上時,所有人平均感受的只有一點點。

所以,聰明人永遠不會選擇貪婪,他們只會在最重要的關系上下足功夫,從而確保友誼的天長地久。

再舉個商業中的例子。 

早些年我在廣告公司做品牌投放的時候,通常客戶都會給你一個高預期的指標,以及一個十分有限的預算。 

與此同時,他們還會給你列一堆自己傾向的媒介渠道,要求這些都要投放到。 

這種做法顯然是不科學的。因為預算的稀釋,往往會導致效果分攤。廣告的用途是充分霸占某類消費者的注意力,而不是到處 “蜻蜓點水”。 

換句話說,如果預算有限,最佳的做法是去all in一個最接近目標用戶的媒體,并將其資源用到極致。 

這個道理看似簡單,但很多人卻并不那么想。 

畢竟,當你面對浩瀚的網絡資源,絕大多數人都喜歡像皇上一樣“雨露均沾”,他們害怕賭注背后所帶來的超額風險。 

這種想法也不全錯。但如果你了解過史玉柱的營銷方法論,就會知道他為什么會十年如一日地只在大型地方電臺打“腦白金”的廣告了。 

再者說,如今互聯網紅利已逝,但很多人仍然盲目的追求資源、苛求野蠻生長。可事實上,這同樣未必科學。 

因為在獲客成本極高的今天,用現金補貼換來的用戶是極不劃算的,而且當你根基不穩的時候,用戶越龐大,你的留存率也就越低。 

這個時候,最好的方法不是釋放資源,而應是利用好已有的資源,服務好已有的用戶。

正如被別人視為一個十分“克制”的產品人——張小龍,他說: 

“當我們在做一些決定的時候,合理性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。我們少做一點,是因為很多事情我們做不好,很多決定一開頭就是錯的。我們希望在微信里,展現的是對用戶有價值、是他們需要的東西。” 

由此,你也不難理解,為什么在資源極度豐富的移動互聯網產品上,我們卻很少能看到微信的貪婪。 

所以,總結來說: 

“放棄,有時候就是收獲;有限,也常常意味著無限。” 

畢竟,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資源都是有限的,唯獨,一個人的潛能和創造力是無限的。

(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“經理人分享”,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。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,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。)

作者:墨多先生
來源:墨多先生(ID:mrmoduo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