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源: 混沌大學(hundun-university)

原創: 分享人 | 成甲

編輯:Summer

“高考”再度如約而至。為什么每一年無論是否正在經歷高考,大家都會對這個話題樂此不疲?

因為學習可能是最明確的一件事了,只要你努力地付出時間,就一定能有收獲,但人生很多事情并不是努力就一定能夠得到對等的回報。

踏進大學校門,再走入職場,才更深刻地明白“高考不是結束,僅僅是開始”。高考只是短期的一件事,而人生則是一個漫長,充滿不確定的旅程。我們又該如何做好準備,面對人生中的種種挑戰呢?

混沌君找到了成甲老師在混沌大學的一次演講,分享了很多努力學習考試之外,人生中更重要的事情,希望此文能給你的成長之路帶去新的啟示,enjoy~

大家好,我是成甲。

之前寫過一本書叫《好好學習》。以前我一直思考,一個人怎么定義他的成功,過去我覺得,一個人的成功就在于他會學習。但最近,我的想法發生了巨大變化,我認為一個人的成功在于會反思,所以我準備出第二本書,叫《天天反思》。

很多人很好奇,說成甲你天天反思意志力很強啊!我說對啊,你可能不知道,我每天反思1-2個小時甚至3小時,這時他們就說,哇你們公司好閑啊!我們KPI很忙的,沒那些時間。

聽到這兒我說你回去告訴你老板,魯迅不是說嗎?天天忙KPI的人注定做不成大事。

你再忙能忙過雷軍?雷軍4點起床4點睡覺,中間5分鐘還要回郵件,天天拼,拼了那么多年什么結果?雷軍是這樣說的:我比馬云早10年創業,我比他勤奮吧,結果最后馬云還不是看起來比我老嘛,阿里還是超過了金山。

但是后來雷軍成為了“雷布斯”,出了小米,快速成長。是因為他比以前更努力了嗎?不是,因為他“毀三觀”了。他發現成功的理由不是更努力、更勤奮、更極致,而是要順勢而為。后來他的基金就叫順為基金。

這個過程告訴我們一件事,證明了另一位名人說的:

小的進步拼努力,大的進步毀三觀。

1

可能很多人會說你別瞎扯了,什么毀三觀,公司有KPI要生存,人生就得拼努力。但大多數人都混淆了一個基本概念,他們沒有區分,做事成功的道理和做人成功的道理是兩個道理。

你可能說人就是一件事接一件事嘛,把事兒做成人不就成功了?No!不是這樣的。事情是短時的、確定的,講究極致、高效、完美,而人生是長期的、不確定的,是一片迷茫。

所以我們每個人都得有兩套算法。第一套算法是戰術級的:人生如戲,全靠演技。而第二套算法是戰略級的:人生如棋,全靠布局。

布局的能力才是我們真正成長的能力。

怎么布局呢?就得毀三觀。毀三觀才能破界,才能看到新可能。創始人尤其要毀三觀,要不然所有人都忙KPI,誰來看到新機會呢?

但毀三觀不容易啊!毀三觀是要方法的,這個方法我過去10多年天天反思總結出來了,就八個字:

不務正業、留白反思。

所謂不務正業就是多做一些和你的主營業務、KPI、以及你所熟悉的事不相干的事情。

為什么要不務正業?因為看到新機會,發現新可能,拼的不是你有更多的機會和資源,而是能在已有機會和資源中,看到不同的解讀方式。而解讀方式取決于我們的視角,如果我們永遠在KPI中,在我們的主營業務中,你就永遠只有一個視角,而且還會不斷自我強化這個視角。你將永遠看不到第二條曲線。

舉個例子,拍立得,以前很受歡迎,一拍立馬出一個小照片,現在呢?手機拍照太方便了,這個產品賣不動了。可是前兩天我朋友圈有一個人又靠拍立得賺了一大筆,賣的特別好。你們猜他怎么做的?

他把拍立得賣給了考研復習的學生。過去我們準備考研那些小材料,都是用復印機打印出來,裁成小抄,現在拿拍立得一拍就行。拍立得沒變,但看它的視角變了,世界就不一樣了。

怎樣才能有新視角呢?我有兩個方法:

方法一:讀各種各樣不相干的書。

我看過很多人見過很多人以后,總結出人生成功的兩大定律: 

1. 一個人成就的高度和他閱讀書籍領域的寬度是成正比的。

你們看王強老師,特別博學,讀的書從商業到科學到經濟到人文到宗教……領域特別廣。所以人家是新東方創始人、真格基金創始人,能有那么大成就。

2. 一個人的成就高度和他的長相成反比。

你們看馬云,拿這條定律一對比,我就覺得我這一生注定碌碌無為。

幸運的是還有一條路幫我打開視野:見各種各樣“沒用”的人。

尤其要見奇葩的人、《奇葩說》的人,比如邱晨。為什么?所謂奇葩就是新角度,跟奇葩交流,你會有很多新視野。

但很多人又會說,我也看了很多書見了很多人,我怎么就沒發現你說的新視角新觀點?只是多增加了幾個案例而已啊。 

為什么會這樣?福爾摩斯說過,你只是在看,沒有在觀察。

看和觀察是不一樣的,我們會在具體的書籍、人、信息中看到很多鮮活案例,它們吸引著我們,抓著我們,但如果你想發現新的視角,就得從案例中抽離出來,看它的思考方式和角度。

這一點很多人沒有意識到,誰意識到了?我們的戰神喬布斯。喬爺在一次采訪中說,編程其實是一種獨特的思考方式,重要的不是你學了什么課程,而是你有沒有把它看作思考的鏡子。

這段話我當時看了特別有觸動。我們生活中經歷的所有事情,見的人、事,看的書,重點不在于他講了什么,而在于他怎么講的,他如何思考和解決問題的。重點不是他提供的信息,而是他看問題的視角。

所以對我而言,我為什么堅持反思?不是我閑,而是我發現,如果要從具象中抽離出那些規律和視角,就一定要在那些具體的、眼前有收益的KPI之外留白,拿出時間反思。

有人說我們公司也反思啊,大家都組織總結,看看下一步怎么做的更好,怎么改進,但也沒什么新觀點新視野呀!

No!反思不是總結。 

總結是改進,是提高,是我下次做更好,更努力,別再犯錯;

而反思是顛覆,是重構,是質疑、質詢自己的思考過程,是問自己這么做對嗎?有其他方案嗎,怎么做會是錯的?

那怎么才能顛覆和重構?

2

在十多年的反思中,我發現真正影響我們打開視角的不是我們見得太少,而是我們的自我束縛。

有三個非常關鍵的因素捆綁著我們,只有通過自我博弈,解開捆綁,才能實現真正的毀三觀。

第一個捆綁是信念。也就是我們相信的、認為理所應當的事。

我們今天做的所有決策、選擇、努力,找的愛人、做的工作,全是基于我們所認為的世界。但我們認為的一定是對的嗎?

我之前一直執著于一個信念,我認為社會上的其他規律都可變,做人誠信不能變,這一定是在社會生存的基本道理,我認為它是天理。

可前段時間玩的一個游戲,《信任的進化》,真是顛覆了我的三觀。游戲很簡單,就是在游戲中玩信任、不信任的選擇。最后發現,信任居然是一個策略,甚至可以用數學算法算出來。

只有當社會上有60%以上的人遵守契約,堅守信用時,信用、誠信才有意義。而當有90%以上的人不守信譽時,出爾反爾才是更具優勢的策略。這就解釋了,為什么戰亂時期那些山大王、流氓、土匪能夠得勢。

我很驚訝地看到,我生活中還有多少像信任這樣我自以為是天理的東西,其實只是一種特殊條件下的假設,我們活在自己的信念泡沫中。

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。 

第二個因素,更嚴重的捆綁因素,是感情。 

我們會在對自我信念的認可中,喜歡一些事兒,不喜歡一些事兒,慢慢地封閉了自己卻毫不自知。

有件事給了我很大觸動。有個朋友在很早的時候告訴我,說成甲我們發個幣好不好,區塊鏈發幣。他說了三句話,第一賺錢很快,第二賺錢特別快,第三沒有比它更快的。

我當時第一反應: 

1. 不通過自己辛勤勞動獲得的錢不道德。

2. 我不相信快速賺錢的方法,我也不care。 

所以我拒絕和排斥。三個月后那朋友賺幾個億走了。我當時一點都不后悔,真的不后悔。可是我很懊惱:

反思了10多年,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被情感綁架,要了解事情真相,可我還是在第一時間就用情感拒絕了,沒再去考慮任何可能性。可見情感對我們的捆綁有多嚴重。

最后一個捆綁因素,時間。 

人類的進化注定了我們只能看見短期,看不見長期,我們每天盯著KPI是因為它符合短期利益。 

我有一個朋友,一年賺幾千萬,前兩天他告訴我,他想擴大他做SEO的事業。說這個業務有一套獨特心法,他準備招一大批人把公司做大做強。 

我當時就跟他說你瘋了吧,他說為什么,我說你在和時間做敵人,你如果只做一兩年,那OK,就把它當一個賺錢的事,但不能長期做。因為未來這件事完全可以被AI替代,你是在用人的迭代速度去拼AI的進化速度,現在你固定資產投入的越多,未來的損失就越大。

所以如何才能顛覆和重構?

首先必須打破信念、情感以及時間的局限性,打破它們裹挾包藏的、我們幻想出來的真實世界的球;

打破以后才能把我們的故事版本放得更大,看到新可能性,這個過程就叫毀三觀。而這個過程離不開反思。

最后送大家兩句話結束今天的演講,這是今天最重要的兩句話:

1. 好好學習,毀三觀。

2. 天天反思,毀一生。

(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“經理人分享”,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。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,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。)

作者: 成甲
來源:混沌大學